《抗战救护队》第十五章 湘雅夏夜夜夜思 报国情怀昭日月

2019-07-01 09:29   济宁新闻客户端   杨义堂

夏天的夜里,静谧深邃,夜色如水。救护总队所在的湘雅医学院的几排平房里,白天的喧闹已经安静下来了,只有大办公室里还在亮着灯。这间大教室,白天,是总队的办公室,晚上,就是林可胜的卧室,他铺上纸箱,就地一躺,便能美美地进入梦乡。

此刻,林可胜处理完手头的工作,感觉到有些累了,正要准备躺下休息。突然想起来远在南洋的妻子,是啊,好久没有给妻子玛格丽特写信了,妻子在新加坡一直不适应,父亲也曾经写信来告诉林可胜,说玛格丽特的状况很不好,她最近情况怎么样了?和后母关系好转了吗?弟弟林炳汉是否向妻子要钱呢?一双儿女又怎么样了呢?

一连串的担忧,让林可胜忍不住铺开信笺,开始给妻子写信:

“亲爱的玛丽,

你好。

又有一段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,救护总队的事情千头万绪,在前线的救护队员们虽然是抗战将士的保护神,可是,他们每天都在生死线上,接受着考验呢。

我在长沙一座医学院里,师生们都已经搬走了,这里的条件还是很艰苦的,和我们的北平生活,真是天壤之别。父亲叫我回家一趟,去南洋看你们。可是,我真的不能离开这里,简直一天也不能离开。

你在南洋怎么样了?吉米和艾菲又长高了吧?他们还好吗?已经一年多没有见你们了,安静下来的时候,真是想念你们,最近没有收到你们的信件,比接到你的抱怨,更加担忧!如果你确实感觉到在新加坡和后母在一起的生活没法继续,就想办法到长沙来找我吧,我有时候真后悔把你和孩子送到南洋去,远离战火,这是错误的,也是自私的,你们来吧,即使是死,我们一家人也要在一起。

爱你的,波比”

林可胜写完,把信折叠以来,装进了信封里。

夜深人静,秋凉如水。和林可胜一样不能入眠的,还有一个人,就是他的翻译兼秘书王媛媛。

在另外一间大教室里,是女救护队员的宿舍,王媛媛和周美玉都是睡大通铺,在地上简单地铺了一张席子,各人挂着蚊帐,抵御蚊子的叮咬。

虫声唧唧,宿舍里的人有的已经打起了呼噜,王媛媛睡不着了,白天林可胜在办公室里那种走来走去、指挥若定的神态还在她脑海中穿梭,她翻了一个身,使劲闭上眼睛,可是林可胜的影子仍在她眼前浮现。记得上次在美国,自己在募捐成功的热情支持下,主动向林可胜表达过炽热的情感,林可胜热情地拥抱了自己,那一刻的激动 ,在王媛媛心中深深扎下了根!

工作之余,王媛媛就会苦苦的思索,她始终百思不得其解:这个看似其貌不扬的男人,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精力,那么大的魅力,将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凝聚在一起?在整个救护队里,林可胜就是心脏,就是一切救护工作的起搏器!而他的心里,装的却是救护队的每一个战场、每一个环节、每一个人,单单没有他自己!真的不敢想象,假如这个男人突然不见了,会是一种什么情况?王媛媛想着想着,决定爬起来去看一看林可胜,她又想出来一个借口,就说有一份文件,忘记放在哪里了,要来找一找。

王媛媛悄悄起身,从自己的箱子里翻出一件漂亮的裙子船上,就蹑手蹑脚地走出去,她要看看林可胜睡了没有,如果睡下了,自己就回来。

看到林可胜的办公室还在亮着灯,王媛媛格外高兴,就悄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王媛媛给林可胜娇滴滴地打招呼:“林总队长,您还没有休息啊?您可一定要休息好,您的身体垮了,我们救护队这两千多人怎么办?”

林可胜笑笑说:“我这就要准备休息呢,刚给家里写了一封信,明天你给我寄出去。”

王媛媛关切的问道:“家里都还好吧?”

林可胜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很不好,后母嫌弃我的妻子孩子,玛格丽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给我来信了,我也不知道家中的情况,我刚刚给妻子写了一封信,如果在新加坡确实无法生活,就让他们来长沙吧。”

王媛媛说:“可是,这里整天打仗,我们也居无定所,您又这么忙,简直没有一分钟的时间来想自己的事情。国外毕竟没有战争,生活又安定啊!”

林可胜说:“可是,玛格丽特和后母的矛盾可能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王媛媛说:“婆媳矛盾很多家庭都有,我的妈妈和奶奶就一直有矛盾,你也不要过于担心,可能是中国人和英国人的生活习惯不同而已。”

经王媛媛这么一劝,林可胜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,他说:“但愿如此吧,他们如果来到长沙,也确实有很多的不便,我们每天这么忙。”

王媛媛看到自己的关心和劝说在林可胜心中产生了效果,很为自己的劝说感到高兴,她扬起青春美丽的脸庞,笑着说:“别担心,有我呢!”

林可胜说:“谢谢,你回去吧。别忘了明天把信给我寄出去。”

王媛媛扭身走了,她心里想,哼,你怎么还想着要玛格丽特来长沙啊?哼,我明天把你的信件撕掉,如果问起来,就说已经寄走了!

林可胜送走王媛媛,在地上铺开纸箱子,也许一天的工作是太累了,林可胜很快进入了梦乡……

美丽的苏格兰。秋天一个周末的早上,苏格兰中学一间寄宿学生住的寝室里,少年林可胜正在一个人睡大觉。美丽的苏格兰女孩玛格丽特走进寝室,轻轻地把他拍醒:“懒猫,快起来,跟我一起回家!”

林可胜躺在床上看看她:“干嘛?”

玛格丽特说:“我们全家要到北部高地湖泊去捕鱼,我给爸爸说了,可以带着你一起去。”

林可胜揉揉眼睛,“为什么要带我去?”

“我爸说了,中国小伙子一个人太孤单了,欢迎加入到我们家庭里来吧。”玛格丽特害羞的说。

林可胜一掀被子,说:“太好了!”继而又把被子盖上,说:“你先带门外等我,我马上就好。”

林可胜跟着玛格丽特来到她的家,玛格丽特的爸爸、一位穿着花格子裙子的男人爱怜地拥抱了一下林可胜:“欢迎你,中国来的小伙子,我女儿说你学习很好,经常帮着她学习功课,今天跟我们去捕鱼吧!”

林可胜坐上他们家的汽车,很快来到了苏格兰西部的Oban,Oban是一个海港城市,蔚蓝的海面上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绿色小岛,来到海边,感受着海风拂过的清爽,聆听着海鸥的鸣叫,林可胜忘记了离家的孤独,高兴地大喊大叫。

他们找到一条渔船,上了船,玛格丽特的父亲开始撒网捕鱼,鱼可真多啊,有三文鱼、白鲑鱼、棕蟹,还有好多的贝类。中午,他们来到一处小别墅,玛格丽特的妈妈把鱼做好了,大家开始吃饭。玛格丽特的爸爸拿出了一瓶威士忌,倒给林可胜一杯,让林可胜尝一尝,林可胜一喝,可是真辣啊,林可胜张大嘴巴怪叫,玛格丽特的爸爸高兴得哈哈大笑。

冬天,苏格兰沉浸在一片冰雪的王国里。

林可胜和玛格丽特要结婚了,林可胜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,玛格丽特披着白色的婚纱,二人牵着手,缓缓走进教堂,玛格丽特的父母,还有爸爸林文庆也去了,林可胜和玛格丽特向双方的父母鞠躬。 

牧师向亲友们宣告:“在神和会众的面前,我宣告他们结为夫妻。无论现在还是永远,世间的人们都承认并尊重这神圣的婚姻。求主祝福你们,与你们同在。愿仁慈、宽厚的主眷顾于你们。主会降福瑞于你们,保你们安宁!”

牧师对着林可胜说:“林可胜弟兄,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。”

林可胜和玛格丽特幸福地亲吻在一起。

一只蚊子飞来飞去,叮在林可胜脸上,林可胜下意识地一拍,醒了。他睁开眼睛一看,手上是一只被拍死的蚊子和一抹鲜血。

“可恨的蚊子!”林可胜咒骂道。

这一段时间,紧张地救护工作之余,林可胜经常会想到玛格丽特,晚上做梦也是。可是,奇怪的是,一直没有收到玛格丽特的回信,林可胜只好给父亲写信,让父亲代为照顾玛格丽特和自己的孩子,说自己不能去新加坡照顾父母,还要把妻子儿女甩给父亲,给父亲添麻烦了。

林文庆回信了,他说,请儿子放心,安心救国,爸爸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好儿媳和孙子的。

工作一忙,林可胜也就渐渐把玛格丽特的事情放在了一边。

湖北阳新县乡下,邻村一户妇女要生产,救护队员靳革新和一名同事去接生,刚回来,就听见救护小队所在的院子里有人吵闹,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紧走两步,来到院子里,就看见麻杆儿队长掐着腰,一边生气地走来走去,一边大声叫嚷:“你们说,这是什么事儿?本身我们薪水就少,还不能及时发,这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,不行啊,我们就地解散,脱了这身衣服,开门诊挣钱。就我们的本事,还能饿死不成?”有三个队员已经在收拾东西,看样子是要准备走人。

靳革新来到麻杆儿队长身边,对他说:“麻队长,你怎么要散伙呢?咱们救护队作用多大啊,从军队,到百姓们,如果没有我们,会多死多少人啊?你还像一个队长吗?”

麻杆儿说:“小靳,你看,我说错了吗,这都几号了?已经两个月没有给我们送给养了,我们要喝西北风啊?我可是没钱了!”

靳革新说:“没送给养,可能是总队工作忙,也可能是我们的中队没有去领,也可能是他们领了,没办法给我们送来,你怎么能领着头解散呢?”

麻杆儿说:“反正我没有钱了,今天凑钱去买米,我没钱,怎么办?”

靳革新笑了:“不就是这点儿小事嘛?我有钱啊,你们还有谁没钱的,我都垫上!”

麻杆儿嘟囔着说:“哼,小事儿?一分钱难死英雄汉!那你就先垫上吧。”

可是另一位队员却不干了,摆着手说:“不行啊,小靳,你已经帮我们垫上两次了,我们怎么好意思再让你垫钱呢?”

靳革新不在乎地说:“我家里条件好,我爸爸给我的钱多,最近还派伙计给我送钱呢!这红会的钱,也是全国百姓们捐助的,谁的钱不是钱啊?别提这事儿啦!”

麻杆儿赶紧摆手:“好啦,好啦,今天的事儿,算我没说,大家还是都不要走,我们还是抗日要紧,我也想办法去给上级联系,把我们的钱领来。”

可是,有一位打好姓李的队员坚决要走,大家苦留不住,还是让他走了。

第二天,大家都在忙着照护伤员,靳革新看到麻杆儿队长在写东西,就问道:“麻队长,你不是要去找中队给我们领薪水吗?怎么还不走呢?”

麻杆儿说:“这就走,我写报告呢,写完报告就走。”

靳革新来到麻杆儿身后,偷偷一看,只见麻杆儿写到:

“屠开元大队长并林可胜和总队长:

我们是在湖北阳新的第5小队,我们又新增加了1名护士,2名输卒,请增加人员费用为盼。

小队长 麻大新

民国27年9月30日”

靳革新一看,恼了,大声说:“嗨,麻队长,你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我们小队哪里增加人啦?昨天还减少了一位呢,你应该写上,我们这里少了一个人,请把费用减掉。”

麻杆儿赶忙护住,说:“嘿,小黄毛丫头,你还偷看我写报告,这是我的工作,不归你管。”

靳革新大声说:“我已经看完了,你欺骗总队,多领人头费,就是不对!”

麻杆儿气得跳起来:“怎么不对了,这俸禄最近月月都拖欠,大家都吃不上饭了,还不兴我想办法?多要一点儿,我们也能解解饥荒?要不的话,借你的钱怎么还的上呢?”

靳革新眉毛一竖,“谁让你还钱了?你弄虚作假,就是不对!给的薪水少,那是总队有难处,打败了日本人,全国都是我们的,你回到北平协和医院,还能缺钱?这不是抗战时期吗?你好意思发国难财?反正我看不惯!”

麻杆儿把那一张纸揉成团,重新写了一份,让靳革新看看,老老实实地反映了最近了情况,靳革新说:“这还差不多,你写的字是不好,这不是毛病,可是你弄虚作假,虚报冒领,就是大毛病!”

麻杆儿呲呲牙,头痛不已地说:“你这丫头,说话刀子似的,句句拉人的肉!”

靳革新对他吐吐舌头。

第二天,麻杆儿去县城的救护中队送报告,他把原来揉成一团的那张纸拿出来,用手展平,得意地笑着,自言自语,小黄毛丫头,还想管我,告诉你吧,你还嫩点儿!

终于找到了中队长,可是中队长说,他那里送来的伤员比较多,最近很忙,要麻杆儿自己跟车去一趟长沙总部,去拉药品,也一起把整个中队的给养一起都领来。

麻杆儿队长高兴地坐着救护队的汽车去长沙。一路上盘算着能多领多少钱。快到长沙了,天也快黑了,麻杆儿督促司机加快速度,天黑前最好能赶到救护队的食堂,在那里吃完饭。

突然,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拦住了去路,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,天光有些暗,看不大清楚是哪一部分的军人。麻杆儿从窗户伸出头来,大声喊道:“散开,快散开,我们是红十字会的救护车,后面有伤员,耽误了事情,你们要负责!”

可是拦路的士兵不仅没有散去,还哗啦哗啦上枪栓。一个鬼子叫道:“八嘎,停车!”

麻杆儿一听是日本人,大惊失色,吓得缩进驾驶室里,小声说:“苍天保佑啊,我以后再也不敢想歪招儿了!”

日本人这次没有开枪,而是走过来,把他和司机两人拉下车。麻杆儿睁开眼,一看,嘿,冤家路窄! 这个领头的正是上次碰见的那个日本小队长。

日军小队长龟田次郎似乎并没有认出麻杆儿,看到他吓得打哆嗦,得意地笑了,看出来这个人是个胆小鬼,肯定能给帝国办事儿,就说:“吆西,你不要害怕,我们大日本帝国是《日内瓦公约》的缔约国,不会伤害你们红十字会的人员。”

麻杆儿不敢说话,他心想:小鬼子,净他妈的胡说八道!上次你们不是直接就开枪的吗?今天算我倒霉就是了!

龟田次郎用不熟练的中文问道:“你的,什么名字的干活?”

麻杆儿规规矩矩地说:“麻大新。”

龟田次郎对旁边的一个日本人说:“记下他的名字。”然后,龟田次郎把一个大信封交给麻杆儿,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吆西,我们皇军很崇拜中国的医学,尤其是敬佩中国的医生,敬佩你们救护总队一位名叫林可胜的总队长,请你一定把这封信当面交给林可胜君。”

麻杆儿哆哆嗦嗦地说:“太,太君,这是什么?不会是炸弹吧?”

龟田次郎哈哈一笑:“唔,哪里的话啊?这是大日本帝国给林可胜君的最高荣誉!”

麻杆儿心想:还真没听说过,怎么林总队长还在日本人那里兼职呢?可是他不敢问。

龟田次郎不耐烦,突然挥手,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,“快拿着!请务必交给林可胜君本人,否则,死啦死啦的干活!”

麻杆儿接过信封,觉得沉甸甸的,他对着日本人鞠了一躬,哆哆嗦嗦地说:“嗨,一定照办!”

日本人竟然也对他鞠躬道:“嗨,拜托了!”

天黑了,麻杆儿和司机终于来到湘雅医学院救护总队的院子里,先找到材料股股长张先林,张先林看到是原来协和边上开诊所的麻大新,非常高兴,领着他和司机到食堂吃过饭,喊来材料股的人员,打着手电,一起帮他装上药品,同时让他第二天一大早到总务股找荣独山股长,领整个中队人员的薪水。

麻杆儿吞吞吐吐地说:“张主任,我和司机在路上遇到了一件事情,这可是天大的事情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张先林笑了,“那你就说呗。”

麻杆儿把张先林拉到一边,说:“我在进城的路上,遇到了日本鬼子。”

张先林大惊失色,“啊,遇到鬼子了,你没事儿吧?”

麻杆儿吹牛说:“我能有什么事儿?路上遇到好几次日本人了,我怕什么?为国捐躯,死得其所。”

张先林喘了一口气说:“那就好。”

麻杆儿眼睛一眨一眨地说:“可是,不好,很不好啊,你说,这林总队长和日本人是不是有点儿什么事儿啊?”

张先林厌烦地说道:“胡说八道,林总队长嫉恶如仇,他虽然在国外长大,可是,爱国之情,不是你和我能相比的!”

麻杆儿在兜里掏了半天,说:“日本人给我一个大信封,说是给他的委任状,让我亲自交给林总队长,可能有什么事情。”

张先林厌恶至极,气愤地说:“小鬼子诡计多端,看到我们救护总队的作用越来越大,说不定要出什么坏主意,一定要小心!走,我们去找林总队长。”

二人一起来到总队部办公室,林可胜看到是麻杆儿,也非常高兴,向麻大新询问基层救护队的生活和工作情况。

张先林让王媛媛等人出去回避一下,对麻大新说:“麻队长,你现在把日本人的情况向林总队长汇报一下吧。”

麻大新掏出日本人给的大信封,神神秘秘地说:“林总队长,我在进长沙城的路上遇到了一队日本人,他们让我把这个信封亲自交给您本人。”

林可胜说:“撕开看看,日本人唱的是哪一出戏?”

麻大新不敢撕开,张先林接过来,撕开一看,竟然是一本烫着金字的红色的聘书,张先林打开聘书,里面写着:

“聘书

兹聘请林可胜先生为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主任。

日本东京帝国大学

昭和十三年九月三日”

林可胜哈哈大笑,说:“这日本人真能想得出来,竟然拿着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主任的职位来诱降我!”

张先林担心地说:“倭寇十分狡猾,他们为什么要聘请你去东京帝国大学?看来,日本人已经研究我们救护总队和你很久了!”

麻杆儿嘿嘿两声,说:“如果不是打鬼子,凭林总队长的学问,小鬼子来请,倒也合适啊。许多人想考哪个学校都考不上呢!”

张先林气愤地说:“可是,今天是中日是仇敌,岂可叛变投敌?!”

林可胜冷笑着,双手将聘书撕成两半,使劲掼在地上,又用脚狠狠地踩了两下!

夏天的夜里,静谧深邃,夜色如水。救护总队所在的湘雅医学院的几排平房里,白天的喧闹已经安静下来了,只有大办公室里还在亮着灯。这间大教室,白天,是总队的办公室,晚上,就是林可胜的卧室,他铺上纸箱,就地一躺,便能美美地进入梦乡。

此刻,林可胜处理完手头的工作,感觉到有些累了,正要准备躺下休息。突然想起来远在南洋的妻子,是啊,好久没有给妻子玛格丽特写信了,妻子在新加坡一直不适应,父亲也曾经写信来告诉林可胜,说玛格丽特的状况很不好,她最近情况怎么样了?和后母关系好转了吗?弟弟林炳汉是否向妻子要钱呢?一双儿女又怎么样了呢?

一连串的担忧,让林可胜忍不住铺开信笺,开始给妻子写信:

“亲爱的玛丽,

你好。

又有一段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,救护总队的事情千头万绪,在前线的救护队员们虽然是抗战将士的保护神,可是,他们每天都在生死线上,接受着考验呢。

我在长沙一座医学院里,师生们都已经搬走了,这里的条件还是很艰苦的,和我们的北平生活,真是天壤之别。父亲叫我回家一趟,去南洋看你们。可是,我真的不能离开这里,简直一天也不能离开。

你在南洋怎么样了?吉米和艾菲又长高了吧?他们还好吗?已经一年多没有见你们了,安静下来的时候,真是想念你们,最近没有收到你们的信件,比接到你的抱怨,更加担忧!如果你确实感觉到在新加坡和后母在一起的生活没法继续,就想办法到长沙来找我吧,我有时候真后悔把你和孩子送到南洋去,远离战火,这是错误的,也是自私的,你们来吧,即使是死,我们一家人也要在一起。

爱你的,波比”

林可胜写完,把信折叠以来,装进了信封里。

夜深人静,秋凉如水。和林可胜一样不能入眠的,还有一个人,就是他的翻译兼秘书王媛媛。

在另外一间大教室里,是女救护队员的宿舍,王媛媛和周美玉都是睡大通铺,在地上简单地铺了一张席子,各人挂着蚊帐,抵御蚊子的叮咬。

虫声唧唧,宿舍里的人有的已经打起了呼噜,王媛媛睡不着了,白天林可胜在办公室里那种走来走去、指挥若定的神态还在她脑海中穿梭,她翻了一个身,使劲闭上眼睛,可是林可胜的影子仍在她眼前浮现。记得上次在美国,自己在募捐成功的热情支持下,主动向林可胜表达过炽热的情感,林可胜热情地拥抱了自己,那一刻的激动 ,在王媛媛心中深深扎下了根!

工作之余,王媛媛就会苦苦的思索,她始终百思不得其解:这个看似其貌不扬的男人,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精力,那么大的魅力,将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凝聚在一起?在整个救护队里,林可胜就是心脏,就是一切救护工作的起搏器!而他的心里,装的却是救护队的每一个战场、每一个环节、每一个人,单单没有他自己!真的不敢想象,假如这个男人突然不见了,会是一种什么情况?王媛媛想着想着,决定爬起来去看一看林可胜,她又想出来一个借口,就说有一份文件,忘记放在哪里了,要来找一找。

王媛媛悄悄起身,从自己的箱子里翻出一件漂亮的裙子船上,就蹑手蹑脚地走出去,她要看看林可胜睡了没有,如果睡下了,自己就回来。

看到林可胜的办公室还在亮着灯,王媛媛格外高兴,就悄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王媛媛给林可胜娇滴滴地打招呼:“林总队长,您还没有休息啊?您可一定要休息好,您的身体垮了,我们救护队这两千多人怎么办?”

林可胜笑笑说:“我这就要准备休息呢,刚给家里写了一封信,明天你给我寄出去。”

王媛媛关切的问道:“家里都还好吧?”

林可胜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很不好,后母嫌弃我的妻子孩子,玛格丽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给我来信了,我也不知道家中的情况,我刚刚给妻子写了一封信,如果在新加坡确实无法生活,就让他们来长沙吧。”

王媛媛说:“可是,这里整天打仗,我们也居无定所,您又这么忙,简直没有一分钟的时间来想自己的事情。国外毕竟没有战争,生活又安定啊!”

林可胜说:“可是,玛格丽特和后母的矛盾可能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王媛媛说:“婆媳矛盾很多家庭都有,我的妈妈和奶奶就一直有矛盾,你也不要过于担心,可能是中国人和英国人的生活习惯不同而已。”

经王媛媛这么一劝,林可胜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,他说:“但愿如此吧,他们如果来到长沙,也确实有很多的不便,我们每天这么忙。”

王媛媛看到自己的关心和劝说在林可胜心中产生了效果,很为自己的劝说感到高兴,她扬起青春美丽的脸庞,笑着说:“别担心,有我呢!”

林可胜说:“谢谢,你回去吧。别忘了明天把信给我寄出去。”

王媛媛扭身走了,她心里想,哼,你怎么还想着要玛格丽特来长沙啊?哼,我明天把你的信件撕掉,如果问起来,就说已经寄走了!

林可胜送走王媛媛,在地上铺开纸箱子,也许一天的工作是太累了,林可胜很快进入了梦乡……

美丽的苏格兰。秋天一个周末的早上,苏格兰中学一间寄宿学生住的寝室里,少年林可胜正在一个人睡大觉。美丽的苏格兰女孩玛格丽特走进寝室,轻轻地把他拍醒:“懒猫,快起来,跟我一起回家!”

林可胜躺在床上看看她:“干嘛?”

玛格丽特说:“我们全家要到北部高地湖泊去捕鱼,我给爸爸说了,可以带着你一起去。”

林可胜揉揉眼睛,“为什么要带我去?”

“我爸说了,中国小伙子一个人太孤单了,欢迎加入到我们家庭里来吧。”玛格丽特害羞的说。

林可胜一掀被子,说:“太好了!”继而又把被子盖上,说:“你先带门外等我,我马上就好。”

林可胜跟着玛格丽特来到她的家,玛格丽特的爸爸、一位穿着花格子裙子的男人爱怜地拥抱了一下林可胜:“欢迎你,中国来的小伙子,我女儿说你学习很好,经常帮着她学习功课,今天跟我们去捕鱼吧!”

林可胜坐上他们家的汽车,很快来到了苏格兰西部的Oban,Oban是一个海港城市,蔚蓝的海面上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绿色小岛,来到海边,感受着海风拂过的清爽,聆听着海鸥的鸣叫,林可胜忘记了离家的孤独,高兴地大喊大叫。

他们找到一条渔船,上了船,玛格丽特的父亲开始撒网捕鱼,鱼可真多啊,有三文鱼、白鲑鱼、棕蟹,还有好多的贝类。中午,他们来到一处小别墅,玛格丽特的妈妈把鱼做好了,大家开始吃饭。玛格丽特的爸爸拿出了一瓶威士忌,倒给林可胜一杯,让林可胜尝一尝,林可胜一喝,可是真辣啊,林可胜张大嘴巴怪叫,玛格丽特的爸爸高兴得哈哈大笑。

冬天,苏格兰沉浸在一片冰雪的王国里。

林可胜和玛格丽特要结婚了,林可胜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,玛格丽特披着白色的婚纱,二人牵着手,缓缓走进教堂,玛格丽特的父母,还有爸爸林文庆也去了,林可胜和玛格丽特向双方的父母鞠躬。 

牧师向亲友们宣告:“在神和会众的面前,我宣告他们结为夫妻。无论现在还是永远,世间的人们都承认并尊重这神圣的婚姻。求主祝福你们,与你们同在。愿仁慈、宽厚的主眷顾于你们。主会降福瑞于你们,保你们安宁!”

牧师对着林可胜说:“林可胜弟兄,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。”

林可胜和玛格丽特幸福地亲吻在一起。

一只蚊子飞来飞去,叮在林可胜脸上,林可胜下意识地一拍,醒了。他睁开眼睛一看,手上是一只被拍死的蚊子和一抹鲜血。

“可恨的蚊子!”林可胜咒骂道。

这一段时间,紧张地救护工作之余,林可胜经常会想到玛格丽特,晚上做梦也是。可是,奇怪的是,一直没有收到玛格丽特的回信,林可胜只好给父亲写信,让父亲代为照顾玛格丽特和自己的孩子,说自己不能去新加坡照顾父母,还要把妻子儿女甩给父亲,给父亲添麻烦了。

林文庆回信了,他说,请儿子放心,安心救国,爸爸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好儿媳和孙子的。

工作一忙,林可胜也就渐渐把玛格丽特的事情放在了一边。

湖北阳新县乡下,邻村一户妇女要生产,救护队员靳革新和一名同事去接生,刚回来,就听见救护小队所在的院子里有人吵闹,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紧走两步,来到院子里,就看见麻杆儿队长掐着腰,一边生气地走来走去,一边大声叫嚷:“你们说,这是什么事儿?本身我们薪水就少,还不能及时发,这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,不行啊,我们就地解散,脱了这身衣服,开门诊挣钱。就我们的本事,还能饿死不成?”有三个队员已经在收拾东西,看样子是要准备走人。

靳革新来到麻杆儿队长身边,对他说:“麻队长,你怎么要散伙呢?咱们救护队作用多大啊,从军队,到百姓们,如果没有我们,会多死多少人啊?你还像一个队长吗?”

麻杆儿说:“小靳,你看,我说错了吗,这都几号了?已经两个月没有给我们送给养了,我们要喝西北风啊?我可是没钱了!”

靳革新说:“没送给养,可能是总队工作忙,也可能是我们的中队没有去领,也可能是他们领了,没办法给我们送来,你怎么能领着头解散呢?”

麻杆儿说:“反正我没有钱了,今天凑钱去买米,我没钱,怎么办?”

靳革新笑了:“不就是这点儿小事嘛?我有钱啊,你们还有谁没钱的,我都垫上!”

麻杆儿嘟囔着说:“哼,小事儿?一分钱难死英雄汉!那你就先垫上吧。”

可是另一位队员却不干了,摆着手说:“不行啊,小靳,你已经帮我们垫上两次了,我们怎么好意思再让你垫钱呢?”

靳革新不在乎地说:“我家里条件好,我爸爸给我的钱多,最近还派伙计给我送钱呢!这红会的钱,也是全国百姓们捐助的,谁的钱不是钱啊?别提这事儿啦!”

麻杆儿赶紧摆手:“好啦,好啦,今天的事儿,算我没说,大家还是都不要走,我们还是抗日要紧,我也想办法去给上级联系,把我们的钱领来。”

可是,有一位打好姓李的队员坚决要走,大家苦留不住,还是让他走了。

第二天,大家都在忙着照护伤员,靳革新看到麻杆儿队长在写东西,就问道:“麻队长,你不是要去找中队给我们领薪水吗?怎么还不走呢?”

麻杆儿说:“这就走,我写报告呢,写完报告就走。”

靳革新来到麻杆儿身后,偷偷一看,只见麻杆儿写到:

“屠开元大队长并林可胜和总队长:

我们是在湖北阳新的第5小队,我们又新增加了1名护士,2名输卒,请增加人员费用为盼。

小队长 麻大新

民国27年9月30日”

靳革新一看,恼了,大声说:“嗨,麻队长,你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我们小队哪里增加人啦?昨天还减少了一位呢,你应该写上,我们这里少了一个人,请把费用减掉。”

麻杆儿赶忙护住,说:“嘿,小黄毛丫头,你还偷看我写报告,这是我的工作,不归你管。”

靳革新大声说:“我已经看完了,你欺骗总队,多领人头费,就是不对!”

麻杆儿气得跳起来:“怎么不对了,这俸禄最近月月都拖欠,大家都吃不上饭了,还不兴我想办法?多要一点儿,我们也能解解饥荒?要不的话,借你的钱怎么还的上呢?”

靳革新眉毛一竖,“谁让你还钱了?你弄虚作假,就是不对!给的薪水少,那是总队有难处,打败了日本人,全国都是我们的,你回到北平协和医院,还能缺钱?这不是抗战时期吗?你好意思发国难财?反正我看不惯!”

麻杆儿把那一张纸揉成团,重新写了一份,让靳革新看看,老老实实地反映了最近了情况,靳革新说:“这还差不多,你写的字是不好,这不是毛病,可是你弄虚作假,虚报冒领,就是大毛病!”

麻杆儿呲呲牙,头痛不已地说:“你这丫头,说话刀子似的,句句拉人的肉!”

靳革新对他吐吐舌头。

第二天,麻杆儿去县城的救护中队送报告,他把原来揉成一团的那张纸拿出来,用手展平,得意地笑着,自言自语,小黄毛丫头,还想管我,告诉你吧,你还嫩点儿!

终于找到了中队长,可是中队长说,他那里送来的伤员比较多,最近很忙,要麻杆儿自己跟车去一趟长沙总部,去拉药品,也一起把整个中队的给养一起都领来。

麻杆儿队长高兴地坐着救护队的汽车去长沙。一路上盘算着能多领多少钱。快到长沙了,天也快黑了,麻杆儿督促司机加快速度,天黑前最好能赶到救护队的食堂,在那里吃完饭。

突然,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拦住了去路,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,天光有些暗,看不大清楚是哪一部分的军人。麻杆儿从窗户伸出头来,大声喊道:“散开,快散开,我们是红十字会的救护车,后面有伤员,耽误了事情,你们要负责!”

可是拦路的士兵不仅没有散去,还哗啦哗啦上枪栓。一个鬼子叫道:“八嘎,停车!”

麻杆儿一听是日本人,大惊失色,吓得缩进驾驶室里,小声说:“苍天保佑啊,我以后再也不敢想歪招儿了!”

日本人这次没有开枪,而是走过来,把他和司机两人拉下车。麻杆儿睁开眼,一看,嘿,冤家路窄! 这个领头的正是上次碰见的那个日本小队长。

日军小队长龟田次郎似乎并没有认出麻杆儿,看到他吓得打哆嗦,得意地笑了,看出来这个人是个胆小鬼,肯定能给帝国办事儿,就说:“吆西,你不要害怕,我们大日本帝国是《日内瓦公约》的缔约国,不会伤害你们红十字会的人员。”

麻杆儿不敢说话,他心想:小鬼子,净他妈的胡说八道!上次你们不是直接就开枪的吗?今天算我倒霉就是了!

龟田次郎用不熟练的中文问道:“你的,什么名字的干活?”

麻杆儿规规矩矩地说:“麻大新。”

龟田次郎对旁边的一个日本人说:“记下他的名字。”然后,龟田次郎把一个大信封交给麻杆儿,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吆西,我们皇军很崇拜中国的医学,尤其是敬佩中国的医生,敬佩你们救护总队一位名叫林可胜的总队长,请你一定把这封信当面交给林可胜君。”

麻杆儿哆哆嗦嗦地说:“太,太君,这是什么?不会是炸弹吧?”

龟田次郎哈哈一笑:“唔,哪里的话啊?这是大日本帝国给林可胜君的最高荣誉!”

麻杆儿心想:还真没听说过,怎么林总队长还在日本人那里兼职呢?可是他不敢问。

龟田次郎不耐烦,突然挥手,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,“快拿着!请务必交给林可胜君本人,否则,死啦死啦的干活!”

麻杆儿接过信封,觉得沉甸甸的,他对着日本人鞠了一躬,哆哆嗦嗦地说:“嗨,一定照办!”

日本人竟然也对他鞠躬道:“嗨,拜托了!”

天黑了,麻杆儿和司机终于来到湘雅医学院救护总队的院子里,先找到材料股股长张先林,张先林看到是原来协和边上开诊所的麻大新,非常高兴,领着他和司机到食堂吃过饭,喊来材料股的人员,打着手电,一起帮他装上药品,同时让他第二天一大早到总务股找荣独山股长,领整个中队人员的薪水。

麻杆儿吞吞吐吐地说:“张主任,我和司机在路上遇到了一件事情,这可是天大的事情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张先林笑了,“那你就说呗。”

麻杆儿把张先林拉到一边,说:“我在进城的路上,遇到了日本鬼子。”

张先林大惊失色,“啊,遇到鬼子了,你没事儿吧?”

麻杆儿吹牛说:“我能有什么事儿?路上遇到好几次日本人了,我怕什么?为国捐躯,死得其所。”

张先林喘了一口气说:“那就好。”

麻杆儿眼睛一眨一眨地说:“可是,不好,很不好啊,你说,这林总队长和日本人是不是有点儿什么事儿啊?”

张先林厌烦地说道:“胡说八道,林总队长嫉恶如仇,他虽然在国外长大,可是,爱国之情,不是你和我能相比的!”

麻杆儿在兜里掏了半天,说:“日本人给我一个大信封,说是给他的委任状,让我亲自交给林总队长,可能有什么事情。”

张先林厌恶至极,气愤地说:“小鬼子诡计多端,看到我们救护总队的作用越来越大,说不定要出什么坏主意,一定要小心!走,我们去找林总队长。”

二人一起来到总队部办公室,林可胜看到是麻杆儿,也非常高兴,向麻大新询问基层救护队的生活和工作情况。

张先林让王媛媛等人出去回避一下,对麻大新说:“麻队长,你现在把日本人的情况向林总队长汇报一下吧。”

麻大新掏出日本人给的大信封,神神秘秘地说:“林总队长,我在进长沙城的路上遇到了一队日本人,他们让我把这个信封亲自交给您本人。”

林可胜说:“撕开看看,日本人唱的是哪一出戏?”

麻大新不敢撕开,张先林接过来,撕开一看,竟然是一本烫着金字的红色的聘书,张先林打开聘书,里面写着:

“聘书

兹聘请林可胜先生为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主任。

日本东京帝国大学

昭和十三年九月三日”

林可胜哈哈大笑,说:“这日本人真能想得出来,竟然拿着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主任的职位来诱降我!”

张先林担心地说:“倭寇十分狡猾,他们为什么要聘请你去东京帝国大学?看来,日本人已经研究我们救护总队和你很久了!”

麻杆儿嘿嘿两声,说:“如果不是打鬼子,凭林总队长的学问,小鬼子来请,倒也合适啊。许多人想考哪个学校都考不上呢!”

张先林气愤地说:“可是,今天是中日是仇敌,岂可叛变投敌?!”

林可胜冷笑着,双手将聘书撕成两半,使劲掼在地上,又用脚狠狠地踩了两下!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