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宁杂技团滑稽作品获金菊奖 《岁月》主创讲述作品背后的故事

2021-06-09 16:30   济宁新闻客户端   王心融

济宁新闻网讯(记者 王心融)在今年5月5日落幕的第十一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杂技魔术滑稽比赛上,济宁市杂技团原创滑稽作品《岁月》荣获最高奖“金菊奖”。这是济宁市首次获得金菊奖,更是山东省23年来首个获得金菊奖的滑稽艺术作品,实现了山东省魔术艺术、滑稽艺术的重大突破。

6月8日下午,记者采访了济宁市杂技团原创滑稽作品《岁月》的主创团队,从让人叹为观止的杂技技艺,到令观众捧腹大笑的滑稽艺术,再到笑容背后所展现的历久弥坚的友情,演员们层层深入,用创作诠释人物的性格,折射人物的内心。

微笑之后戳泪点 演绎相伴一生的“盐系”友谊

下课铃声响起,顶着小丑红鼻头、表情动作夸张的三位主角拿着粉绿蓝三色塑料桶自屏风后出场了。时光飞逝,三个小伙伴从打打闹闹的淘气少年,到步入社会不同阶层的成年人,再到颤颤巍巍年迈的老人,伴着《当你老了》的背景音乐,回顾一生,最重要的朋友仍然陪在身边,相互扶持、彼此照顾。

《岁月》紧扣“友情”这一主题,用滑稽表演的形式,使用“蒙太奇”的手法演绎了三个小伙伴从童年、成年到老年的生活场景,蕴含着对青春、友情、人生无限的眷恋和依依不舍。塑料桶作为唯一的道具贯穿全场,随节目推进,一路承载了三个不同时期的情绪表达:这十几个塑料桶既是三个小伙伴玩闹的玩具,也是他们友情的“见证”,节目的结尾,三个小伙伴都已白发苍苍,老迈颤抖的手已抬不起熟悉的塑料桶,见到此情此景,其中两个老人家抬起另一个老人家,让老人顽强地把塑料桶搭上去,完成了对儿时游戏的重温,体现友情的温馨,塑造了三个“倔强老小孩”的形象。

“历经千帆,归来仍是少年。好的戏剧可以能让人流着泪笑出来。”《岁月》导演王晓乐笑称,作品想要传达给观众的是,人的一生越老,朋友越少,然而这种感情更加珍贵,正是最后这段表演升华了作品主题,可以使观众的情感从浅层次的“欢乐”向深层次的“感动、感慨”推进,令节目顿时有了别开生面的“高级感”。

弥补23年空白 《岁月》的原创之路

王晓乐告诉记者,23年来,山东乃至全中国的滑稽节目一直被边缘化,几乎很难找到可以借鉴的样本,一切都是从未知中不断地摸索,“这正是创作这部作品最难的部分。”

2020年疫情期间,许多表演被迫按下了“暂停键”,在无法演出的日子里,济宁杂技团成立了创作组,关起门来潜心搞创作。“我们改变了以往导演一个人说了算的模式,创作组全员参与,一开始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做一个与‘友谊’有关的作品,然后慢慢地才找到‘以时间顺序讲故事’的大脉络,每个人都提出一点自己的构想,在经历了三个版本的大修改后,最终打磨成了大家现在看到的完整作品。”

在技术层面上,塑料桶如何玩才更有趣,更有故事性,也是让偏重于传统技艺表演的团队犯愁的难题。“主创团队得到了加拿大华人、滑稽艺术大师伊吾的支持,并将塑料桶的玩法授权给团队,从100多个动作中,我们不断精简,最终打磨到在7分钟内以20个动作呈现完整的故事。”王晓乐说。简单的塑料桶,在三位演员的手中被玩得花样百变、笑料迭出,也印证了“大道至简”的朴素道理。

小人物也有大性格 观察生活让角色贴近真实

《岁月》借助了西方独特的视角,着重于小丑的人物性格塑造。在人物内心的挖掘上,三位演员都是杂技演员出身,虽然有着扎实的功底,但是一直着眼于杂技技术上的不断精进,较少接触人物性格、内心的表现和演绎。在《岁月》的打磨过程中,李苑、孔大鹏、王贝从六位杂技演员中脱颖而出,不断找到贴近自我性格的表演方式,诠释出有着鲜明性格特点的小丑形象。

作为《岁月》唯一一个女演员,李苑表示,无实物表演最难的是如何表现得真实自然,小丑虽然有搞笑诙谐的部分,但是夸张只是凸显喜剧效果,增加角色的舞台表现力,人物整体的感觉要不失真实。“在塑造这个角色时,性格特点都是未知的,我们在长达七个月的练习中,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表达方式,小丑最终的个性基本符合演员的性格特点,小丑的身上也有演员自身的影子。”李苑说。

“滑稽的艺术效果,是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的。我饰演的是一个普通蓝领工人,他有着基层工作者勤劳踏实、热爱生活的特点,我经常在他们身上寻找创作灵感。”男小丑一号的扮演者王贝告诉记者,“为了能够贴近角色的老年时期,我在小区公园蹲守了二十多天,每天观察公园里的老人,模仿他们的形态体态,感受到他们经过岁月磨洗呈现出来的的状态,并且不断琢磨他们的心理世界。”从外化的体态模仿到饱满的内心世界,再将内化的心理状态转化到角色的外在表现上,才能够塑造出真实的、贴近生活的、有灵魂的人物角色。

将表演上升为作品 滑稽艺术可登上大雅之堂

“滑稽,在人们的传统印象里,更接近杂耍。《岁月》改变了人们的刻板印象,滑稽可以有完整的故事,可以传达深刻的情感,可以不停留在单纯的表演技艺,而成为一种登上大雅之堂的作品。”济宁市杂技团团长赵建刚感慨地说道。

从技术,到艺术,再到作品,滑稽跨越了艰难的一步。自去年10月至今年5月,从立意选题到落地排练,长达七个月之久,对于演员来说,这既是一种折磨,也是一种享受。“每天对镜上百次的练习,手上也磨出了茧子,扔桶看似简单,实则是高难动作,要想动作能稳定下来,至少要坚持一个月,每天连续十个小时的训练强度。”男小丑二号的扮演者孔大鹏表示。

在此次比赛中,由孔大鹏主演的魔术《梁祝》、滑稽《岁月》双双入围决赛,这两个奖项山东省已经分别14年、23年未入围决赛。《岁月》以巧妙构思、精心编排、精彩呈现,荣获本届滑稽比赛最高奖“金菊奖”,这是济宁市杂技节目《攀——双爬杆》获中国杂技“金狮奖”以来的又一国家级金奖,是本届比赛山东省唯一的金奖。

“《岁月》获金菊奖后,在六一儿童节参加了济宁市儿童戏剧节的展演,未来我们会不断完善它的细节,让这部剧成为既叫好又叫座的雅俗共赏的作品。同时,精品不能束之高阁,要接地气才能让老百姓享受好的剧目带来的精神滋养。济宁市杂技团将运用获奖剧目的影响力,带动其他剧目共同提升,牵手魔术小丑嘉年华,参加综艺节目等等,探索更广阔的市场化推广。”济宁市杂技团团长赵建刚说。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