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山稀土产业何以“无中生有”

2021-06-07 08:34   大众日报  

梁山县有个稀土新材料产业园,园内企业不仅能生产稀土,而且企业间还形成了闭环循环经济产业链。当地并没有稀土矿产资源,何以发展起稀土产业?

6月1日,记者来到山东梁山稀土新材料产业园,中稀天马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稀天马”)技术副总李瑞宏举了个例子:一台新能源汽车中有300多个含有磁性材料(磁铁的主要成分是钕铁硼)的零部件,从中能提取出20多千克钕,价值约1万元。“我们的稀土来自废料综合利用。”李瑞宏说,这让并没有稀土矿产的梁山实现了“无中生有。”

据了解,我国每年能产生含有磁性材料的固体废弃物达20万吨,不仅占用空间而且污染环境。而作为国家战略物资的稀土,目前的来源主要有矿产开采和废料综合利用两个方向,前者不可再生,后者循环往复,前景广阔。“我们公司就相当于上游企业的一个废料回收处理车间,让整个产业链实现‘绿色制造’的目标。”李瑞宏介绍,一切含有磁性材料的边角废料,以及淘汰电子设备、新能源汽车和家用电器拆解废料等,都是他们的原料。目前,中稀天马拥有稀土废料年处理20000吨的生产能力和工艺,是我国北方最大的钕铁硼废料“城市矿产”综合利用生产基地。

“最好的技术保密就是不断创新,这也正是我们企业发展的最强劲动力。”提到人人敏感的“商业机密”,李瑞宏却非常自信,别人只能学走表面的技术,而创新却很难被复制。比如,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以稀土元素铈代替稀土元素钕生产磁性材料从不可能变为可能。由于铈是变价元素,回收率不超过50%,这让很多同行望而却步。中稀天马第一时间嗅到市场变化,利用1年多的时间,研究出先进的铈提取工艺,将回收率提高到90%以上。正是这一科研成果,直接促成了该公司二期工程,并承担了公司收入的70%以上。

同样为该公司成长“立下汗马功劳”的还有先进的智能化设备。走进中稀天马智能化稀土萃取车间,6000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内不见一名工人。“指挥整个车间运转的大脑就在这里,只需他们两个人动动鼠标就能控制生产的各个环节。”顺着李瑞宏手指的方向,记者看到车间角落有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中控室,里边只有两名技术人员坐在电脑前上班。进入中控室,所有实时生产流程和指标参数,在一台大屏上一目了然。智能化生产设备加上技术改造优化,不仅将人工成本降低了几十倍,而且提高了生产效率,这1个车间的产能相当于原来4个车间总产能的4倍。

资源是有限的,循环是无限的,循环经济在中稀天马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他们紧盯“绿色制造”,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余热回收起来用于生产能源、供暖等,仅此一项,每年就节省成本约1400万元。不仅如此,该公司率先在行业内研发出余热锅炉,余热发电项目即将上马。

在循环经济中不断科技创新,为中稀天马带来了巨大的亩产效益。李瑞宏介绍,公司占地尽管只有90亩,可去年的销售收入达到了10亿元,同比增长33.3%,较前年翻了一番多,今年可轻松实现20亿元的目标。

作为第一家在梁山建厂的稀土企业,中稀天马不仅是当地稀土综合利用产业的源头,也是整个产业链的链端企业。2020年4月,梁山县批准设立山东梁山稀土新材料产业园,以中稀天马为龙头,又新引进南稀金石、烁成新材料等项目落地建设。烁成新材料生产所需原料为南稀金石所生产的金属合金,生产磁材过程中产生的废料再提供给中稀天马进行回收再利用,形成了集稀土氧化物萃取——金属合金加工——磁材加工为一体的闭合产业链。

与此同时,梁山县在主攻方向上明确了产业“两端”导向。当地在产业链前端,利用“中国专用汽车产业基地”及“中国二手商用车交易基地”优势,以废旧汽车零部件为原料,争取废旧家电拆解和汽车拆解政策支持,形成“资源—产品—消费—再生资源”闭环式循环经济体系。在产业链后端,发展高端产品制造业和稀土深加工产业,向磁材及稀土催化、抛光剂、功能陶瓷、稀土永磁材料、稀土永磁电机、稀土储氢材料、中重稀土合金等重点应用领域拓展,实现稀土新材料产业基地的固废物无害化处理和综合利用,做到二次资源绿色循环利用,实现产业可持续发展。(记者 王浩奇 通讯员 郑国栋 侯敏)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