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贴士
2步打开 济宁新闻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“90后”女孩上门为老人洗澡:让老人的晚年更加体面

2023-03-09 09:08   大众网  

正在接受助浴服务的老年人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受访者供图

海报新闻记者 陈嘉伟 西安报道

“七普”数据显示,我国目前60岁及以上人口为2.64亿人,占总人口的18.70%,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、老年人口规模扩大,如何让“银发族”老有所依、老有所养,愈发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。

其中,4500万失能或半失能老人的生活起居尤为令人关注,这些老人所面临的诸多不便中,洗澡成为了最难的一个,而这也催生了“助浴”这一新兴行业。

海报新闻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在全国主要城市都有从事该行业的公司或团队,但整个行业还处于一种野蛮生长的阶段,一方面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,相关公司或团队却“无从下口”,另一方面,目前尚无相关行业标准或监管政策的出台,这也不利于这一行业的长久发展。

刘文熙向记者介绍助浴设备

先洗自己才能做得更好

一年前,家住西安的“90后”女孩儿刘文熙开始进入助浴行业,当时她看到上海等地已有团队在提供助浴服务,此前的经商经验让她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,2022年2月,她联系到上海、太原的助浴机构进行学习。

刘文熙告诉记者,助浴这件事说难也难,说不难也不难,但首要的一点就是安全。刘文熙介绍,为了让老人更安全地享受沐浴,在前期沟通时就要完整的了解被服务老人的身体状况及病史,“比如糖尿病病人搓澡的时候就不能太使劲,不然皮肤会溃烂,这都是需要注意的。”

“在服务当天,还得给老人测一遍血压、血氧、心率、脉搏、体温等指标,如果有指标不正常,我们就会拒绝当天服务,与家属协商改期。”刘文熙表示,此外双方还会签订一份包含约定双方权利义务及责任的制式协议。

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洗浴环节,刘文熙介绍,目前市场上通常使用的设备是分体式浴缸,这种浴缸携带方便,也不是很占地方,“这种浴缸上面会有一个升降垫,将老人抬至垫上后,再缓慢降低垫子高度,让老人泡进水里。”

刘文熙介绍,一次服务需要三个人,一个护理师,两个助浴师,助浴师一般是男女搭配,“女性更具亲和力,方便与老人沟通,而男性更具力量,方便转移老人,这也是行业的惯例。”

单次帮老人洗澡整个过程大概2小时,期间助浴师要特别注意与老人之间的情感互动,与家属之间的情感共鸣。刘文熙称,在助浴过程中尽管老人身上盖着浴巾,助浴师盲脱、盲洗、盲擦,但每脱一件衣服、翻一次身、试一次水温等都要在老人耳边轻声地征求其同意。同时,助浴时听老人们讲讲年轻时的故事,不时与之互动,他们会更愿意配合洗澡。这是尊重老人,也是与老人建立信任。

还有更多细节是刘文熙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,“实际上在正式上门助浴前,我和团队的伙伴先自己洗过几次,找出需要注意的环节,加以改进,比如给老人胸口搭浴巾的时候,会留个V字形的口,以方便老人呼吸,毕竟在浴缸里还是很闷的。”

对于细节的把控,让刘文熙的团队赢得了市场和口碑,目前,她的团队已经有6个固定小组,2022年共接下了1363单。

其中,让刘文熙印象最深的是曾上门为一名10年未洗澡的老人免费助浴。这名83岁的老人已卧床10年,平时只能靠家人频繁地擦拭身体,保持清洁。10年来,老人第一次泡在浴缸里洗澡,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这让刘文熙意识到,帮助更多的失能、半失能和失智老人解决洗澡难题,让老人的晚年生活过得更体面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2022年刘文熙的团队已经服务了1363单

亟须规范

在记者采访时,刘文熙还在不断接听着预约电话,办公室的白板上也写满了“排期”。但刘文熙表示,刚开始并没有这么容易,“刚宣传时,看热闹的人不少,市场对这个行业的认知度极低,无人下单。”自此,刘文熙开始走访当地的养老机构、社区、医院,了解助浴客群的需求。最终,她把主要客群瞄准了居家养老的失能、半失能和失智老人,偶尔也有少数高龄、临终老人,车祸骨折、渐冻症患者预约服务。

同时,刘文熙也调整了服务价格以吸引更多人体验,“刚开始定的298元一次,随后又降到268元,最后经过测算降到了198元,这个价格刚刚能包住人员工资等本钱,也就是为了打开、培育市场。”经过一年的运营,刘文熙已经有了稳定的客流,市场接受程度也在提高,2023年她又将体验价调回298元一次,会员价则在300元至400元不等,但客户预约量有增无减。

对于未来市场前景,刘文熙还是非常乐观,但其坦言,由于可复制性强,人工成本占大头,形成市场巨头的可能性不大。但在小范围市场上,自己一直在精益求精,同时也在围绕老年人群体,根据其需求,延伸服务项目。

目前,刘文熙团队已与西安当地的养老机构、社区、家庭医生开展合作,互相推荐客户,增加获客渠道。同时,为一些老年客户提供陪诊,上门修脚,专业护工、住家保姆等服务,此外团队还提供助浴师技能培训(含设备销售)服务,以增加新的盈利点。

对于行业,刘文熙还有一点希望便是行业规范的出台,“这对我们和消费者都是一种保护,也更利于行业的长久发展。”以从业人员为例,因为门槛低,从业人员鱼龙混杂,“但我们始终保持高要求,我们的团队,此前都是长期从事护工职业,有照料老人及老年病人经验的人,这是目前最合适的人群。”

刘文熙表示,行业标准的出台以及相关职业技能的认定,有利于提高受众对这一行业的认知,从而扩大市场,“这一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,其实是获客。失能老人的子女目前也多是五六十岁的中年人,对新兴事物的接受要慢一些。”

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,《“十四五”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中已提到要发展老年人助浴服务,支持社区助浴点、流动助浴车、入户助浴等多种业态发展,培育一批专业化、连锁化的助浴机构。

为规范助浴行业发展,《规划》还倡导,研究制定老年人助浴服务相关标准规范,加强养老护理员助浴技能培训;支持助浴服务相关产品研发,推广应用经济实用型产品;鼓励助浴机构投保相关保险,提高风险保障程度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教授魏翔此前对媒体表示,助浴确实是一种有利于老人身体健康的活动,但从需求和购买力上看,目前仍属于小众的增值服务。他认为,从科技知识与养老相结合的高附加值角度看,助浴行业有望成为养老行业中的一个前沿点,应该以市场化方式为主推进行业发展。同时,应注重助浴设备、产品推广,以及培养助浴师的专业性,进一步挖掘行业发展潜力。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

相关阅读